當前位置:首頁 > 書庫 > 憶君迢迢

憶君迢迢

來源:麥子云    主角:沈羲赫,凌雪薇

小說簡介:

  看來我的猜測沒錯,皇上并不是真心要把三軍交給二哥的,應該只是一次試探吧。凌家總算躲過了一劫,我的心也放松了下來,幾天里恢復了胃口。皓月很是高興,每日的吃食都有新花樣。只是那簪子,怎么會一會兒工夫就不見了?應該是被什么人撿走了。這至少說明,煙波亭還是有人去的。為此,我讓小喜子小榮子在煙波亭上掛了白色的羽紗簾帳。

在線閱讀

掃一掃二維碼 或者
關注微信公眾號:奇跡小說
回復:憶君迢迢 閱讀全文

精彩章節試讀

  一日,我正在繡一副大漠如煙圖,蕙菊走了進來,踟躕了半晌才道:“娘娘,方才宮里傳聞柳妃已有身孕了。”她頓了頓再道:“還說皇上很是開心,賜了她很多珍寶呢。”

  我剛剛開始繡,取材是二哥以前講給我的西域風光,此時身邊滿是各種顏色的細絲線。聽到這話時,我的手停了一下,淺笑著說:“皇上能一連半個月寵幸于她,有了身孕也不足為奇。而珠寶,”我繼續手上的繡活道:“皇上富有四海,奇珍異寶數不勝數,柳妃懷的是皇上登基來第一胎,沒有為此晉位,我還覺得奇怪呢。”

  “小姐,若是這柳妃真的能生下皇嗣,那我們的日子就更不會好過了吧。”皓月擔憂地說。

  我沒有停止手上的飛針走線,只露出一個無所謂的笑容來,“你覺得,我們還會比現在過得更差嗎?”

  皓月抿了唇不說話,但臉色卻微微尷尬起來。

  我沒有再說什么,知道皓月的擔心,思緒也回到兩日前。

  那日清晨我去了煙波亭,晌午時分才回到坤寧宮。一進宮門,只見他們個個垂頭喪氣,平日里臉上常帶的笑容全不見了。

  皓月引我回去西暖閣,馨蘭端上八寶紅棗茶,卻不退下,只在門邊踟躕。

  “怎么了?”我飲一口,發現茶水略燙,不由微微皺了眉。馨蘭在茶水上很謹慎,端給我的必定是溫度剛剛好的。如此,只能說明宮里出了什么事。

  “回娘娘,今日柳妃娘娘過來了。”馨蘭輕聲道。

  我“唔”了一聲:“那又如何?”

  “柳妃娘娘她,”馨蘭話未說完,便被進來的蕙菊打斷了。

  “柳妃娘娘說皇后娘娘入宮這么久,她一直沒有來拜會,今日特意前來呢。”蕙菊撤下桌上的茶水,重新換上一盞碧螺春。

  皓月詫異地看一眼蕙菊,“怎么可能?她會突然這么知禮數了?”

  我橫一眼皓月:“怎么說話的!”

  皓月忙噤聲。

  我朝蕙菊溫和一笑:“本宮知道了,你們都下去吧,本宮想歇一歇。”

  待她們都退下,我叫住走到門邊的蕙菊,“本宮有些餓了,你去備些點心來。”

  不多時,蕙菊便端來四樣小點,我拿起一塊佛手酥遞給她,“說吧,今日到底怎么回事?”

  “沒什么的,娘娘。”蕙菊接過那酥,輕聲道。

  我的面上浮起一絲無奈的笑容:“柳妃正當寵,而我這個皇后,恐怕任誰都知道不過是皇上權宜之下娶進宮來的,根本不會得寵。”我停了停,取過茶盞飲一口:“所以,一個正當寵的妃子,怎么會去向一個有名無實并被皇上厭棄的皇后請安呢?”我盯著蕙菊躲閃的眼睛道:“更何況柳妃一向清高自傲,有時仗著得寵連皇上的話都敢違背一二,她來向我請安,我連做夢都沒想過。”

  蕙菊“撲通”一聲跪在地上:“娘娘,奴婢欺瞞娘娘,還請娘娘恕罪。”

  我扶她起來,聲音溫和:“我知道你是怕我生氣,說吧,她今日都來做什么了?”

  蕙菊搓了搓手,輕聲道:“娘娘今日一早便出去了,奴婢們正在打掃,一回頭就見一位宮妃站在院中,忙向她請安。她身邊的宮女叫我們起來,又問娘娘在不在。”

  “你怎么說?”我問道,畢竟沈羲遙并不允許我出坤寧宮。

  “奴婢說娘娘去了明鏡堂。”蕙菊答道:“那位宮妃只是點點頭,就帶著宮女在坤寧宮院子里前前后后的轉。”

  我微微皺起眉頭,柳妃此舉算是僭越了。

  “奴婢當時不知她是誰,只知坤寧宮沒有娘娘許可,其他人等不得亂闖亂逛,見他們又要進正殿,便攔住了他們。”蕙菊說到這里眼睛微微有些發紅,“小福子與奴婢攔住那位宮妃,說娘娘不在宮中,還請她先回去,待娘娘回來再來請安。不想她身邊的宮女卻發起火來,問我們認不認得眼前人是皇上最寵愛的柳妃娘娘。還說宮里沒有柳妃娘娘不能去的地方。奴婢們只能磕頭,卻不能讓她進去正殿。”

  我遞給蕙菊一盞茶,她道了聲謝喝了,繼續道:“奴婢幾個跪在正殿門前攔住他們,柳妃娘娘一直沒有說話,只是冷笑。奴婢們怕極了,她身邊的幾個宮女上來拉扯我們,我們死死抓著門檻不動。那幾個宮女還踢了我們幾腳。”

  我的手一顫,柳妃此舉,完全是沒有將我放在眼中,可是,她又怎么會將我放在眼里呢?

  “然后呢?”我極力讓聲音平靜。

  “可能是見奴婢們一直死死攔著,柳妃娘娘覺得沒意思,便讓他們都退下,一個人站在門口朝正殿里看了會兒,便帶人走了。”

  我舒了口氣,生怕他們又遭什么折磨,但心底卻也是不甘的。再如何,我是皇帝不得不迎娶的皇后,哪怕他再不愿意,也得看著我堂堂正正從乾坤門走進來。論出身論尊貴我都遠勝于柳妃。她不過是仗著皇帝的寵愛便如此跋扈,一點不將我與我背后的勢力放在眼中。要么,是她太狂妄,要么,便是她有了其他可與我抗衡的**。

  想到這里,我不由握了握拳,難道……

  蕙菊見我神色不郁忙道:“娘娘別生氣。”

  我嘆一口氣,朝她抱歉道:“是我不好,你們本該是這宮里最受人敬畏的坤寧宮宮女太監。但我空頂著這皇后的稱號,其實一點用都沒有,還連累你們受委屈。”

  “娘娘快別這么說!”蕙菊忙道:“娘娘對奴婢們的好奴婢們不敢忘,便是為娘娘死也甘愿。再說這算什么委屈。”她遲疑了一下,“娘娘并不是無寵,而是不爭。以娘**美貌才情,這宮里哪一個妃嬪能比得去?”

  我笑一笑,卻搖搖頭,才情和美貌,雖然是得寵的資本,卻不是得寵的絕對啊!我雖驕傲與自己的出身,卻也因這出身,注定不會被皇帝所喜。

  “不說這個。那么今日,柳妃自始至終沒有說過一句話了?”我問道。

  蕙菊仔細想了想道:“是沒說過話,不過她臨出坤寧宮宮門時,奴婢隱約聽到她跟身邊那個宮女說了句什么。”

  “什么?”我突然有些緊張,仿佛這句話將十分重要。

  “嗯,她說‘你們方才那樣真是給本宮丟臉。難道本宮非要進去不成?待本宮產下麟兒,這里還不就是本宮的了。’”

  我心一沉,看來自己的猜測多半是真的了。

  自那一日起,我想著很快應該會有柳妃有孕的消息傳來??墒菂s沒有絲毫動靜。終于,在今日,這消息放了出來。

  “小姐,”皓月見我出了神,以為我在感慨今時今日的境遇,低低喚了我一聲。

  我見她滿眼的擔心,嘆了口氣道:“皓月,你是怕萬一柳妃產下皇子,會對我取而代之么?”

  皓月沒有說話,只是為我端上一杯大紅袍,我輕輕吹了吹上面的浮葉,細瓷白蓮茶碗剛送到嘴邊,又放下,“皓月,你放心,我不會讓凌家出一個廢后的。”

  說完,才輕啜了一口,有點微微的苦。又抬頭看了一眼蕙菊,“宮中別的妃子可有什么說法?”



掃碼加關注,看書不迷路

最新小說更多>

巨星老公緋聞妻

巨星老公緋聞妻

豪門總裁

閱讀
無敵戰神

無敵戰神

都市娛樂

閱讀
嬌俏無敵小王妃

嬌俏無敵小王妃

古代言情

閱讀
應孕而婚

應孕而婚

豪門總裁

閱讀
婚到末路

婚到末路

現代言情

閱讀
許我一場空歡喜

許我一場空歡喜

短篇精品

閱讀
凱旋歸來

凱旋歸來

現代言情

閱讀
借你吉言,長相廝守

借你吉言,長相廝守

現代言情

閱讀
有生之年,狹路相逢

有生之年,狹路相逢

現代言情

閱讀
逃不過你的掌心

逃不過你的掌心

現代言情

閱讀


本站所收錄所有玄幻小說、言情小說、都市小說及其他各類小說作品、小說資訊均屬個人行為,不代表本站立場。

Copyright ? 2017-2020 玖陸文學 All Rights Reserved 聯系方式:[email protected]

閩網文(2019)1497-097號 閩ICP備17012840號-5 站點地圖 閩公安網備號35020302000787

德甲联赛时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