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首頁 > 書庫 > 我有一個禍水群

我有一個禍水群

來源:晉江文學城    主角:馮念

小說簡介:

  馮念跟康王世子情投意合好幾年,只差臨門一腳,結果情郎上門求了她妹。悲痛之下,馮念毅然進宮。初選這天,女主標配金手指上線了?!?【叮咚!紅顏禍水群啟動,信息加載中……】【蘇妲己加入群聊】【趙飛燕加入群聊】【楊玉環加入群聊】……

在線閱讀

掃一掃二維碼 或者
關注微信公眾號:奇跡小說
回復:我有一個禍水群 閱讀全文

精彩章節試讀

  適才學了規矩回來,馮念回到她那間屋,到床沿邊坐下,這時群里已經很熱鬧了。

  褒姒:“才過初選,就暗斗上了,這兩日好戲沒停過。”

  呂雉:“宮中總是如此,一年三百六十日沒個消停。”

  褒姒:“我沒同人爭過,那時大王獨愛我,為哄我一笑他什么都肯。”

  馮念:“哄完你他王位沒了。”

  呂雉:“哄完你他王位沒了。”

  西施:“哄完你他王位沒了。”

  褒姒:“……”

  褒姒:“你們還沒這本事,說什么風涼話?”

  馮念:“來跟我抬頭看群名,進來的都是些什么人你有點數!”

  呂雉:“本宮與皇上共定天下!乃一國賢后!”

  馮念:“共定天下是不假,后來就……”

  西施:“就什么?”

  馮念:“后來一門心思慫恿皇帝誅殺功臣,皇帝一蹬腿兒,呂姐姐把以前跟自己爭寵的打包關了,最倒霉是戚夫人,死了兒子不說,她本人還被做成人彘。”

  呂雉:“那**死一萬次不足以平本宮心中大恨。”

  褒姒:“你閉嘴,聽念念說,何為人彘?”

  馮念:“那是呂姐姐首創的酷刑,把人砍去手腳熏聾雙耳挖掉眼睛毒成啞巴劃花臉蛋拋進茅廁里,為讓她痛苦的活著還派了人去伺候……”

  西施:“真是毒婦!”

  褒姒:“聽到沒,你這毒婦!”

  呂雉:“……”

  呂雉:“你們兩個禍國妖姬哪來的臉數落本宮?本宮與皇上平定江山,立萬世王朝,功勛卓著!”

  褒姒:“你說的我都不信,聽念念說!”

  馮念:“發個紅包我就說:)”

  這條一發出去,馮念立刻收兩個指定紅包,于是她毫不猶豫打了呂雉的臉。告訴群員西漢前后十二帝,也就二百年的樣子,遇到有個叫王莽的篡權**西漢涼了。

  呂雉:“………………”

  呂雉:“這賊人什么來頭?”

  馮念:“他是孝元皇后王政君的侄兒,反正你們西漢一直陷在外戚之禍里,說來也是呂姐姐你開的好頭。”

  呂雉:“………………”

  呂雉:“加了群能讓本宮重活一回?”

  馮念:“……我覺得不行。”

  呂雉:“能讓本宮給后人托夢?”

  馮念:“你想干啥?”

  呂雉:“姓王的一個別活,我夷他全族!”

  馮念沒再理她,由著呂雉在群里唾罵**兒孫,她拆了剛才收到那兩個指定紅包,是褒姒和西施發來的。一個是被動技能一笑傾國,裝備時能給予目標異性降智打擊。另一個是西施的拿手絕活響屐舞,馮念一拍就學了,學完好像復制了西施原版一樣,分明從沒跳過,動作技巧卻爛熟于心。

  來參加大選是一時意氣,馮念是個胎穿女,二世為人的。前世命比較短,二十出頭意外死了,死的時候還是一枚普普通通的本科院校歷史專業大學生。

  穿來以后,她一度慶幸自己是學歷史的,只要知道現在是哪個皇帝在位,就能知道后來會有什么大事發生,避禍不難。

  看穿著打扮,最先以為到了明朝,結果不是。這里不是史書記載的任何朝代,上輩子等于白學。

  剛知道的時候挺打擊的,很快馮念就振作起來,她命總歸不錯,至少投到貴人家。父親馮慶余在她出生時是侍郎,如今任吏部尚書,官拜二品。

  按說投胎在這種家庭什么也不用愁,可惜馮念生母李氏掛得早,前后腳的事父親娶了續弦。

  新夫人姓徐,是父親的表妹,徐氏生下兩女一子,里面最大的那個只比馮念小兩歲不到。這妹妹叫馮曦,平時見她姐姐姐姐的喊著,瞧著挺像那么回事。

  李氏有幾個閨中密友,在她去世后對馮念多有照拂,其中一個便是康王妃。

  也因為這層關系,馮念跟康王世子見面次數頗多,一來二去兩人生了情愫??低跏雷油磉^心意,馮念覺得他一家都好,只等他到御前去請皇上賜婚。結果到頭年冬,康王世子忽的同馮曦走近了,馮念前去找他問話,他說迫不得已。還道這些年康王府處境其實頗為艱難,故而世子妃須得給他強大助力。

  簡言之,康王府覺得沒了**馮念不如馮曦有用。

  這話一挑明,馮念既難過又難堪,前一冬她聽了很多酸話,想著落在后娘手里估摸也嫁不了什么好人,一氣之下想到進宮。

  畢竟是沖動之下的決定,過初選的時候她就有些后悔了,結果就有那么巧,這時候她忽然激活了個紅顏禍水群,并且邀請到前面三位群員。

  作為穿越女,上輩子她小說沒少看,立刻想到自己是讓金手指騎臉了。若她孤身一人深宮是不好闖,有群里這些姐姐陪著,龍潭虎穴也能去探一探。

  再說這群早不來晚不來,偏偏在過初選之后來,冥冥之中也有天意。

  馮念成功說服自己,打消了落選回去的念頭,準備先蟄伏下來,等個得見天顏的機會。

  在她為將來謀劃時,徐氏在左相府的茶會上見著康王妃,說到馮念主動提出要進宮去博前程這事兒??低蹂行┯牣?,回過神來笑道:“想當貴人不是稀罕事,這個咱幫不了,只能祝她稱心如意。”

  “是啊,她能過了復選留在宮中是最好,要是不幸落選回來我還麻煩,念兒畢竟是李姐姐生的,讓我給她相看親事,之后事事順利還好說,若有不順,外面又該怎么說我?”

  徐氏將名聲經營得好,聽她這話好像真在為馮念考慮似的,實際不過是想把馮念安了心要進宮去當娘娘這事抖給康王府,后來說那些也就是順著為自己打個圓場。

  她知道康王世子同馮念有點故事,傳話過去是想讓那頭明白那就是個貪權慕貴的人。兩相比較,世子方能明白曦兒的好,往后一心一意待她。

  跟康王妃閑談時徐氏瞧著和顏悅色的,待出了左相府,她坐上馬車才斂起笑。

  “聽說她想進宮去我就知道,她指定是不甘心被曦兒奪了夫婿,以為過選就是貴人,能壓府上一頭。”

  陪在一旁的大丫鬟說:“除非大姑娘能坐到一宮主位,要不哪有康王世子妃體面風光?”

  “一宮主位?”徐氏輕笑了一聲,頗有些不屑的樣子。宮里是怎么個樣子大家心里有數,選秀常有,選出來那么多人有幾個能登高位?要往上爬不光得要會討皇上歡心,還要有足夠多的求活手段,她馮念要真有手段也不至于進宮去博出路。進宮去卻不得寵,活得只會比狗都不如。

  這會兒復選還沒開始,徐氏已經放寬心等著看好戲了,她沒想過李氏留下這丫頭片子真能討得皇上歡心,還認為她不一定能通過復選留在宮中。

  再說康王妃,回去就把這事告訴兒子,世子裴澤聽罷不敢相信。

  有些男人就是這樣,對不起人的是他,偏他強盜邏輯,覺得我是迫不得已,我這樣我也很難過,你非但不體諒我拍拍屁股就進宮去了,這么涼薄你不是我認識的某某某……

  康王妃同宮里敏妃娘娘是表姐妹,敏妃是二皇子的母親,裴澤跟二皇子交情不錯,自然而然就同二皇子分享了他的苦悶。

  二皇子不是第一次聽說馮念此人,卻沒見過。

  他想知道這女人憑什么令康王世子難受至斯,便同敏妃娘娘提起,敏妃是個寵兒子的,使了個宮女去傳話,讓秀女馮念到柔福宮來。

  聽說敏妃召見,馮念立刻想到康王府那層關系上,心道來者不善。

  即使來者不善,她亦不敢拖延,還是去了??赡芤驗榻鹗种傅劫~她時來運轉,剛進柔福宮,跪下給敏妃及二皇子請了個安,就聽見外面有人吊著嗓子喊皇上駕到。

  敏妃皺了下眉,二皇子喊她一聲,她才想起眼下是什么情況,堆起笑出去迎人。

  馮念跟宮女們跪在一處,低垂著頭,聽敏妃給皇上請安,皇上讓愛妃起身,敏妃問皇上怎么有空過來?過來也不使人傳話,宮里都沒任何準備。敏妃是從潛邸出來的老人,比起后來選秀進宮的更清楚皇上脾性,面對他時也更從容。

  皇上說他今兒個得閑,一時興起過來看看。

  群里的禍水們據說是死了以后才被拉進來的,一天天都很無聊,是以除去洗浴安寢平時馮念都開著直播,剛才見著敏妃她們就議論了一番,這會兒天下之主一露面,三人又嘮上了。

  褒姒:“不想這皇帝還挺俊美,歲數仿佛也不是很大。”

  呂雉:“用腦子想就知道,敏妃生的二皇子看起來不過十三四歲,皇帝最多不過三十三四,若大婚早,剛才而立都不奇怪。”

  西施:“要緊的不是皇帝年方幾何,念念想通過復選留在宮中這次就是機會,得有個驚艷的亮相讓他記住你。”

  呂雉:“要收拾**本宮拿手,臨朝聽政本宮亦可,勾男人不成。”

  她連嫁給劉邦都是下嫁,劉邦能奪天下呂雉有大功勞,人后位穩固,自然不把鶯鶯燕燕看在眼里,論誘惑手段呂雉在群里是墊底的。西施轉頭問褒姒,方才給馮念發的什么?

  褒姒順手把技能一貼。

  呂雉看了深感窒息,難怪周朝亡了。

  笑起來就是降智打擊,誰頂得住?!

  西施:“這技能不錯,跟我這里的搭配著用保準能將狗皇帝迷暈。”

  西施又補了個指定紅包,馮念拆開一看。

  是西施的被動光環,只要你在對方心里是美的,這個美的感受會放大,使人沉浸,最終達到一見難忘的效果。

  不用教,馮念麻溜的把光環裝上,并在群員的提醒下在最好的時機悄悄抬眼,朝皇上看去。

  像是山林間跳躍的幼鹿忽然聽見附近有窸窣聲響,它幾個跳躍間就把自己藏匿起來。馮念才一抬眼,便同皇上四目相對,她先是一愣,而后慌忙低下頭去。

  皇上恍了下神,問敏妃:“那是你宮里伺候的?是個美人,朕怎么毫無印象?”

  敏妃心里一抽抽,她堅強的擠出一抹笑,說:“皇上好眼力,那并非是臣妾跟前的人,她是這屆秀女。”

  “哦?”

  敏妃只得硬著頭皮給皇上介紹,說她姓馮,是吏部尚書馮慶余的長女,乃是已故原配夫人所出,那位夫人生前同康王妃是閨中密友。

  康王妃跟敏妃是表姐妹,這點皇帝清楚得很,他略一頷首認可了敏妃這說法,不再多問,而是讓馮念抬起頭來。

  ……

  往后很長時間敏妃都在后悔。

  再給她一次機會,她絕不召見馮念!

  說回當下,在西施被動幫助下,皇上給迷得七葷八素的,好像見著天宮仙娥,耳邊有仙樂緲緲。

  雖然有皇上吩咐,馮念并不敢坦蕩蕩與其對視,只不過略微將頭抬起來些,并稍稍揚起唇角。

  她極輕極淡的笑了。

  接著有腳步聲響起,皇上從敏妃跟前走開,直直走到她這邊來。

  “你是馮慶余之女,喚什么名兒?”

  “回皇上話,奴婢單名一個念,念念不忘的念。”

  “馮念……”皇帝品了品,說,“是個好名兒。”

  敏妃聽著這番對話,心中莫名,她一點兒沒品出這名字有什么好!氣人的是,她兒子裴琰就在旁邊立著,還跟著點頭。

  看二皇子這反應,敏妃氣得不輕,一時間都忘了說點什么截皇上話。

  在面對面的降智打擊下,皇上搞了個令人窒息的騷*作,他說今有馮氏女豐神綽約端莊美麗,總之長得太對他胃口,遂決定將其冊為美人,賜住長禧宮側殿。

  冊個美人倒不是大事,在本朝后宮美人也就在選侍、貴人及才人之上,往上還有婕妤、昭儀、嬪、妃等等。

  要是按流程走通過復選再接受冊封敏妃興許都不會太關注她,皇上登基以來,這是第四屆大選,只出了這一個提前受封的。

  封了美人,說是賜住長禧宮側殿,實際長禧宮空著,主殿都沒有人。

  皇上是明晃晃的偏心她,若不是美人不夠格,他興許能讓這個直接把主殿占了。敏妃召來馮念原本只想瞧瞧她,萬萬沒想到皇上竟然在這當口過來,更沒想到就她這樣的一見面便將皇上迷暈了。

  擱外面,馮念稱得上是不多得的美人,可這是在宮里。

  在宮里,伺候人的也沒一個丑,她這般還稱不上絕色。

  敏妃無論如何都想不通,也沒時間給她想了,那邊皇上已經在吩咐太監總管,讓他安排人把長禧宮收拾一番,擇幾個機靈的前去伺候。

  敏妃張了張嘴,想勸皇上三思,又覺得事已至此她估計是勸不動了,只得咬咬牙對新鮮出爐的馮美人說:“沒聽見皇上說的?傻站著作甚?還不跪下謝恩?”

  馮念確實沒想到……沒想到褒姒那技能如此之猛,初選過去沒兩天,她就被皇帝提前錄取。輕輕笑一下就這樣,周朝亡得實在不冤。



掃碼加關注,看書不迷路

最新小說更多>

愛你不可一世

愛你不可一世

現代言情

閱讀
顧先生離個婚

顧先生離個婚

豪門總裁

閱讀
豪門寵文惡婆婆重生了

豪門寵文惡婆婆重生了

穿越重生

閱讀
大小姐人設崩了!

大小姐人設崩了!

現代言情

閱讀
農家麻辣小嬌妻

農家麻辣小嬌妻

古代言情

閱讀
甜妻的七十年代

甜妻的七十年代

現代言情

閱讀
愿以余生共白首

愿以余生共白首

現代言情

閱讀
快穿女配艷光四射

快穿女配艷光四射

穿越重生

閱讀
你入戲太深了

你入戲太深了

現代言情

閱讀
蒼山負雪君不知

蒼山負雪君不知

古代言情

閱讀


本站所收錄所有玄幻小說、言情小說、都市小說及其他各類小說作品、小說資訊均屬個人行為,不代表本站立場。

Copyright ? 2017-2020 玖陸文學 All Rights Reserved

閩網文(2019)1497-097號 閩ICP備17012840號-5 站點地圖 閩公安網備號35020302000787

德甲联赛时间 广东十一选五平台官网 股票指数有什么作用 翼支付 贵州快三玩法技巧 北京十一选五基本走 投资股票怎样开户 时时彩官方开奖视频 河北快3今日开奖号码 浙江体彩61下期预测 怎么看股票历史走势 黑龙江22选5玩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