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首頁 > 書庫 > 君門春深

君門春深

來源:萬讀    主角:夏錦嫻,李慶湘

小說簡介:

  “大夫,求求您,救救我妹妹吧!”李慶湘急得雙手合十乞求著,小女孩靠在她身邊小臉燒得通紅迷糊著。一月前,北河鎮被邊境歹人血洗,娘親為救她們死了,她和妹妹好不容易逃出來,跟隨者乞丐流浪者一路到京城外的小鎮,可昨夜妹妹慶秋突然發高燒。若是李慶秋變成傻子,她恐怕會愧疚一輩子,她忘不了娘親最后的囑咐,照顧好妹妹慶秋。

在線閱讀

掃一掃二維碼 或者
關注微信公眾號:奇跡小說
回復:君門春深 閱讀全文

精彩章節試讀

  可她們連飯都是有上頓沒下頓的,哪來錢治病買藥?只有在藥鋪門口乞討。

  暮陽逐漸西落,街市不少人只向李慶湘投去同情的目光。

  華光鎏金馬車簾子被人揭開,馬車里的婦人語氣帶著幾分煩躁。

  “前方怎么了?”

  “夫人,前面有個孩子跪在地上求醫,看熱鬧的人多擋了路,我馬上吩咐人繞行。”馬夫回著。

  “慢著。”

  李慶湘跪得雙腿**,耳畔傳來了一道慢悠悠的馬蹄之聲。

  悠悠馬蹄聲傳入耳中,她詫異扭頭,只見一輛華貴的馬車定定地停在自個眼前。

  婦人在馬夫的攙扶下款款走到李慶湘面前,她望著那精致的面容,有些怔。

  李慶湘從來沒見過這么雍容華貴的女人,艷麗卻又不落俗。

  腕間瑩潤的翡翠玉鐲讓她幾乎挪不開眼,她記得北河鎮還未屠鎮時,也有這么一個女人坐著精致的馬車從她面前經過。

  無禮的打量沒有讓女人惱怒,她反而是落落大方地讓李慶湘打量。

  等到李慶湘自知自己越禮后,婦人才俯下身子,在她身邊吐氣如蘭:“我可以救**妹。”

  李慶湘欣喜抬頭,卻撞進一雙捉摸不透的眼眸中。

  婦人慢悠悠道:“但是,我有一個條件。”

  李慶湘眼中的欣喜頓時變得迷茫,她現在一窮二白,實在拿不出什么與她交換。

  一雙手沁著一層薄薄汗,她胡亂地擦了擦,躊躇好一會兒才開口:“**放火的事,我不干。”

  婦人嫣然一笑,像是融化了李慶湘身邊的緊張。

  “自然不是。”婦人摩挲著腕間的翡翠玉鐲,輕輕摘下,抬起李慶湘的左手給她戴了上去,“我要你,當我的女兒。”

  李慶湘被攙扶著起身,聞言,膝蓋一軟差點又跪倒在地。

  當女兒?這算什么條件?

  “為什么是我?”

  婦人挑眉,眼中染了些許不悅,“倘若你再是刨根問底兒,你這妹妹恐怕就燒成傻子。”

  李慶湘望著李慶秋,她臉上紅暈一片,嘴唇干裂浮著死皮,雙眼迷離地瞧著她。

  雙手緊捏成拳,李慶湘垂頭吸了一口氣,才緩緩道:“好。”

  婦人被攙扶著進了馬車,李慶湘攬著妹妹又瞧了瞧藥鋪,“夫人,我家妹妹……”

  “上來。”女人撩著簾子不屑地覷著藥鋪,“這窮鄉僻壤,藥材能好到哪去?”

  李慶秋渾身滾燙,李慶湘甚是著急,但婦人似乎已經不耐煩,她只得抿唇迅速拉著妹妹上了馬車。

  李慶湘很是不自在,抱著李慶秋縮在角落,不知地小聲輕哄。

  “今年多大了?”

  李慶湘忽閃著大眼睛,細聲細氣地答:“十五。”

  婦人滿意的點了點頭,又問:“除了**妹,家里還有什么人?”

  李慶湘搖了搖頭,想到那夜慘死的家人,眼眸中升起薄霧。

  “只要你肯聽我的話,我保證**妹一生衣食無憂。”

  李慶湘乖巧的點了點頭,已經上了馬車,她自然是做好了這個準備。

  只要能照顧好她唯一的妹妹,她就算當牛做馬都愿意。

  “你想**妹活命,我現在所說的每個字,你都給我記明白。”婦人的眸子厲如劍鋒審視了一眼李慶湘又接著說道:“你今后是夏府嫡女,夏錦嫻。你父親夏啟明,是當今太尉,而我是當今得寵的安貴妃之妹,傅卿文,傅家也是京中的名門望族。”

  李慶湘一愣,又暗自咋舌,未曾想這女人來頭這么大。

  她遲鈍的點了點頭。

  傅卿文慵懶地靠在一旁,美目時不時落在李慶湘身上,又輕飄飄地挪開。

  如此審視惹得李慶湘難受,她不自覺地縮了縮脖子,窩在小角落。

  傅卿文面色一凝,從身后捏出一把折扇,毫不留情地抽在李慶湘脊背上。

  李慶湘不敢吱聲,只能緊咬著唇瓣。

  傅卿文煙眉緊擰,低聲斥著:“少做出一副唯唯諾諾的下人模樣,別忘了你的身份!”

  她難受的挺直了腰桿,神情不自然的端著。

  馬車一路行駛,傅卿文帶著她們姐妹二人來到傅家別院。

  傅卿文踏進門,丫鬟小廝皆殷勤地圍在她身邊,又好奇地打量著她身畔的李慶湘姐妹。

  傅卿文含笑,輕輕一推,李慶湘趔趄,直愣愣站在眾人中間。

  “流落在外的小姐回來了,還不趕緊把趙奶娘找來教她禮儀?”

  丫頭們飛快找來了奶娘,神情復雜地望著李慶湘,所有人都不知真相,可趙奶娘和傅卿文可明白得很。

  “奶娘,嫻兒在外性子野得很,還望你好好教導,下月初十,她可就得回府了。”

  傅卿文自顧自地往回走,李慶湘拽緊了她的衣擺,慢吞吞說著:“我妹妹……”

  “哦,荷香趕緊把林大夫找來看看小姐的丫頭。”

  “丫頭”二字咬得極重,李慶湘心中咯噔一下,連忙垂著頭。

  傅卿文只有獨女夏錦嫻,并未有第二個子嗣。

  所以,李慶湘再也不能喚李慶秋為妹妹。

  為了扮好千金小姐,李慶湘連走路都要一步步學起,好在這些都難不倒她,但望著面前的刺繡,滿臉愁緒。

  “小姐往日琴棋書畫,乃至女紅都是極好,美名遠揚,尤其是那牡丹爭艷圖世人贊不絕口。”

  李慶湘自顧自地點頭,指尖又被銀針扎了好幾個洞。

  如此笨手笨腳換來的又是一頓藤條,李慶湘疼得怕了,沒日沒夜地鉆磨縫制,才繡好清荷綻放圖。

  傅卿文捏著繡花,撫摸著上面淡淡血跡,“再繡一幅,上面血跡斑斑,豈不是讓人一眼就看穿你的笨拙?!”

  繡花扔在李慶湘腳邊,她低眸看了看。

  傅卿文似乎是有些心軟,遞給李慶湘一盤芒果。

  李慶湘猶豫半會這才小心翼翼接過盤子,捏起一塊,小口咀嚼著。

  “啪!”藤條掀翻盤子,使之摔在地上四分五裂。

  李慶湘維持著方才動作,不知所措。

  趙奶娘上前,好心解釋著:“小姐最厭惡地便是芒果,每次一食便會嘔吐不止。”

  “給我拾起來吃!”傅卿文瞥了一眼滿是污穢的芒果,命令著李慶湘,“吃到嘔吐為止!”

  李慶湘狠喘了幾口氣,從未被人如此對待過。

  粉拳緊捏,李慶湘胸脯劇烈地起伏著。

  傅卿文瞟了一眼,卻又不以為意,“你可別忘了你如今可是夏錦嫻,前塵往事通通給我忘干凈!奶娘,李慶秋最近怎么樣了?”

  “李姑娘高燒不退,上吐下瀉……”

  “我吃!”

  李慶湘抖著身子跪在地上,忍著胃里的翻騰,一口一口把沾滿塵的芒果喂入了口中。

  吃到最后李慶湘再也受不住胃里的難受,當眾嘔了出來,臟了傅卿文的繡鞋。

  傅卿文嫌棄地瞅了幾眼,又在李慶湘身上蹭了蹭,這才滿意地道:“奶娘,以后每日都把芒果扔在地上,讓她吃,直到吐。膳食就不用了,這圓滾滾的身子 成何體統?”

  趙奶娘于心不忍,但傅卿文也是不容置喙的態度,她還是閉上了嘴。

  小半月有余,李慶湘終是看著芒果就嘔吐,也摸透了半點琴法,可她彈奏出來那聲兒,使得傅卿文惱怒不已。

  原以為又是一頓藤條,傅卿文這次卻只是擺手,“罷了,就道是在外太久,懈怠了這些。”

  當日夜里,李慶湘還來不及和李慶秋道別,就被扔上了馬車,駛向了京城夏家。

  “我妹妹她……”

  “你給我記住,從今往后,你是夏錦嫻,你沒有什么妹妹,知曉了嗎?她仍會在那老宅中休養,只要你好好當這大小姐,她就會平安無事,榮華富貴過一生。”

  李慶湘閉上了眼,鼻子有些酸澀。

  只要慶秋能榮華富貴、無欲所求平安的過日子,她做什么都愿意,不辜負娘親最后的囑托,好好照顧慶秋。

  再睜開眼,她的眼神篤定,世間只有夏錦嫻再無李慶湘!

  兩日后,夏錦嫻望著富麗堂皇的夏府險些挪不開腿。

  “奶娘教你的禮儀都忘了?”

  夏錦嫻收斂住好奇,登時掛著規矩的微笑。

  可蓮步輕移,遠處忽然傳來一道挖苦:

  “呀,母親是帶著長姐的靈牌回來了嗎?”



掃碼加關注,看書不迷路

最新小說更多>

你若不懂執著何用

你若不懂執著何用

現代言情

閱讀
忍顧來時惜今朝春雷炮

忍顧來時惜今朝春雷炮

短篇精品

閱讀
夫人她又美又壞

夫人她又美又壞

現代言情

閱讀
總裁每天都在撩我

總裁每天都在撩我

豪門總裁

閱讀
韓少,你認錯老婆了

韓少,你認錯老婆了

豪門總裁

閱讀
脫軌

脫軌

現代言情

閱讀
心火燎原,深情難卻

心火燎原,深情難卻

現代言情

閱讀
鸞九

鸞九

古代言情

閱讀
大佬每天都在黑我

大佬每天都在黑我

現代言情

閱讀
偏愛成癮:替身嬌妻太撩人

偏愛成癮:替身嬌妻太撩人

豪門總裁

閱讀


本站所收錄所有玄幻小說、言情小說、都市小說及其他各類小說作品、小說資訊均屬個人行為,不代表本站立場。

Copyright ? 2017-2020 玖陸文學 All Rights Reserved

閩網文(2019)1497-097號 閩ICP備17012840號-5 站點地圖 閩公安網備號35020302000787

德甲联赛时间 宁夏11选5购彩 彩票怎么买,从没碰过 青海快3今天每期开奖号 体彩北京11选五玩法 2019年最安全的理财平台 辽宁11选5开奖结果 河北11选五任5遗漏数据 牛8配资 福建十一选五怎么玩 湖北体彩11选5遗漏top1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