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首頁 > 書庫 > 豪門寵文惡婆婆重生了

豪門寵文惡婆婆重生了

來源:晉江文學城    主角:方君容

小說簡介:

  方君容在精神病院里孤單去世以后,才知道自己原來是一本豪門寵文小說里的惡婆婆,她那兒媳婦是小說里萬千寵愛的女主角。小說里面,女主天真善良,男主角愛她,連命都愿意給她。未來公公疼她,對她比對自己親生女兒還好。只有方君容這個惡婆婆處處看不順眼她,努力拿惡人劇本,各種陷害她,最后被送到精神病院里。重生以后,面對希望她成全愛情的兒子,方

在線閱讀

掃一掃二維碼 或者
關注微信公眾號:奇跡小說
回復:豪門寵文惡婆婆重生了 閱讀全文

精彩章節試讀

  大大的落地鏡倒映出一道纖細的身影。鏡子中的女人皮膚白皙,五官雖然不若年輕時美貌,卻透著一股歲月沉淀的氣韻。她唇角微微勾起,氣質雍容。身上的衣服雖然看似簡潔,卻在細節之處彰顯其匠心獨運。

  方君容神色不自覺恍惚了起來,手下意識地撫上自己的臉。鏡子中的女人也做了同樣的動作。她有多久沒有看到這樣的自己了?

  打扮得體,氣質溫和。而不是蓬頭垢面,狼狽不堪,人人鄙夷。

  作為華國有名的富豪,身家過百億,丈夫同樣身價不菲,他們還擁有一個杰出優秀的兒子和活潑可愛的女兒,方君容原本應該活成別人口中的人生贏家,可惜在她的兒媳婦江雅歌出現以后,她的人生便一步步地滑向了了深淵。

  江雅歌是丈夫大學好友的女兒,父母出車禍去世以后,她的丈夫李忘津憐惜她喪父喪母,又有虎視眈眈的親戚,就將她接到了李家。方君容一開始也對她挺好的,畢竟江雅歌的父親同她也算朋友,加上她模樣討喜,看著可憐懂事。只是當江雅歌逐漸和女兒李心筠產生矛盾以后,這份喜歡便漸漸淡了。

  無論是她的丈夫李忘津,還是兒子李時澤,都偏心江雅歌。在兩女孩產生矛盾時總是袒護江雅歌,指責她的心筠。在這種情況下,方君容又怎么可能喜歡她?到了最后,她的兒子李時澤更是愛上了江雅歌,為了她一次次忤逆她這個母親,冷酷對待自己的親生妹妹。尤其是江雅歌本身還特別擅長招惹是非,她本人仿佛被福神眷顧一樣,無論遇到什么事情都能逢兇化吉,倒霉的都是她周圍的人。寶貝女兒心筠更是被她牽連,毀了容貌,性格越發陰翳。

  那時候的方君容恨極了江雅歌,想要將她趕走。然而無論是丈夫還是兒子,都毫不猶豫地站在她的對面,指責她,厭惡她。

  “雅歌已經夠傷心了,你怎么可以繼續責怪她?她也不想發生這種事的。你這是毫無理由的遷怒,你已經不是我記憶中通情達理的妻子了。”

  “若不是妹妹亂交狐朋狗友,也不會被人算計?,F在吃點虧,總比以后吃大虧好。等風頭過去了,再送妹妹出國去整容一下就好了。”

  他們冷酷陌生的表情深深印刻在她的記憶中,讓她渾身冰冷。她的家從此散了。方君容也曾想要復仇,但江雅歌備受許多大佬呵護,那些人的出手讓她功敗垂成,最后她被自己的兒子和丈夫親自送到精神病院里。

  在精神病院的那段時間里,所有人都說她是瘋子,那么好的兒媳婦偏偏不珍惜,反而各種作妖,最后眾叛親離是她咎由自取怨不得別人。在收到了女兒李心筠跳樓自殺的消息以后,她在冰冷的黑暗中含恨咽下了最后一口氣。而那個時候,她的好兒子李時澤,正和她那好兒媳開開心心地度蜜月。

  想到這里,方君容眼底不自覺溢出了恨意,牙齒幾乎要將嘴唇給咬出血來,直到唇上傳來的痛意才讓她清醒了一些。她深深地吐出了一口氣,竭力平復內心的躁動。

  她不知道為什么自己在閉眼以后,會回到八年前,這時候的江雅歌還沒來到李家。他們一家四口依舊是外人眼中的模范家庭。

  她的視線下意識地落在了手腕處,白皙的手腕上佩戴著一個翡翠手鐲,手鐲通透純粹,在光線下美得令人目眩神移,手鐲上那一抹碧綠隱隱顯出山巒的形狀。這手鐲是奶奶去世以前留給她的。她一直都小心翼翼地收在保險柜里,生怕不小心磕了碰了,不曾佩戴出來。在前世,她的手鐲不翼而飛。那時候的她雷霆大怒,到處尋找,最后兒子告訴她是鐘點工偷走的。

  在這個時間,這翡翠手鐲應該靜靜地呆在保險柜中的。這同前世似乎有了微妙的不同。

  還是說前世只是她的一場噩夢?

  不,不可能會有如此清晰,如此痛徹心扉的夢境。單單只是回憶,就讓方君容恨得身子發抖。

  “媽,我最喜歡的那件裙子呢,就是舅媽幫我設計的那件,收在哪個衣柜了?”

  清脆活潑的聲音響起,讓陷入痛苦之中的方君容猛地抬起頭,視野中是一個頭發微卷五官帶著幾分稚氣的少女,發尾染成了紅色,透著一絲俏皮,那是她的寶貝女兒李心筠。

  她貪婪地望著女兒單純可愛的面容,仿佛置身于夢境之中。她已經多久沒看到這樣毫無陰霾的女兒了?自從被毀容以后,女兒就整天將自己關在屋子中不出來,仿佛失去了所有的生機。

  “媽。”

  “媽!”

  一連串的呼喚喚回了她的理智,方君容眨了眨眼,眨掉眼中隱隱的水霧,努力不讓自己的聲音泄露出太多的情緒,“什么裙子?”

  “你把頭發染了?”

  李心筠有些心虛地摸了一下發尾,聲音又理直氣壯起來,“我已經高中畢業了,你說過我高考完就可以染的。媽,舅媽送的那件裙子呢,我不記得收哪里了。我準備生日那天穿呢。”

  在精神病院中的那幾年,唯一支撐方君容活下去的便是女兒心筠。關于心筠的一切,在她腦海中反復溫習過,每一件小事都記憶猶新。

  “放我這邊了。你之前怕不小心弄丟了,所以才特地放我這里。”

  “對哦,我都忘記了!”李心筠吐了吐舌頭,一臉的心虛,然后又討好地挽著她的手臂,十分親昵地說道:“還是媽媽最可靠了。對了,媽媽,我生日宴會,可以邀請我的同學嗎?”

  每當她眼巴巴地看著她時,方君容便無法拒絕她的請求。重回到八年前,只要一想到女兒曾經遭遇到的痛苦,她又怎么可能讓她的笑容蒙上陰霾。

  “當然可以,你想請幾個人都沒問題。”

  “我就知道媽媽最疼我了。”李心筠嘰嘰喳喳地說著自己的事情。方君容望著她的笑容,卻不自覺想起了一件事。江雅歌父母去世的時間,正好和心筠生日一天。在前世,心筠是那么期待自己的生日,親自*辦,丈夫李忘津卻以“會讓雅歌觸景傷心”作為理由硬是取消了。就連兒子也站在他那邊。明明心筠才是他的女兒,偏偏無論做什么,都得給江雅歌讓路。也因為這件小事,心筠才會看江雅歌不爽,后來矛盾積累得越來越多,覆水難收。

  心筠雖然有些小脾氣,卻也不是小氣的人。若不是那兩人處處以江雅歌為首,她也不至于那般厭惡江雅歌。

  這一回,無論如何,她都不會讓女兒再受到半點的委屈。男人,她不要了。兒子,就當養了胎盤。她不欠他們!她對兒子的感情,早被他送到精神病院后磨滅得干干凈凈。只是她重生的時機不算好,這時間的她相當信任丈夫,公司基本都交給他,要是現在就和他離婚,吃虧的便是她。

  她有的是時間,可以慢慢謀劃。屬于她的東西,她要全部拿回來!

  她聽著女兒的撒嬌,身上縈繞的暮氣一點一點地散去。

  “心筠,你怎么還像是不懂事的孩子,整天纏著**媽。”

  原本唇邊含笑的方君容聽到丈夫李忘津的聲音,臉上的笑意淡了去。這個本該同她白頭偕老的男人,也是傷她最深的人之一。

  “心筠就算長大了,在我心中也是孩子,我就喜歡她纏著我。”她不軟不硬地頂了回去,用最大的意志力壓住將那張臉撓花的沖動。

  從外表上來看,李忘津雖然已經上了四十,但因為保養良好的緣故,看著和三十的男人差不多,再加上不菲身家,并非沒有狂蜂浪蝶試圖接近他,卻都被他拒絕了,可以說是外人眼中的好男人。她也曾因此十分自豪,卻沒想到這所謂的好丈夫能冷眼看著自己的女兒受罪,看著自己妻子被送到精神病院飽受折磨。

  在外界質疑江雅歌不孝順時,也是他出面蓋章她精神出現了問題,脾氣暴躁,各種虐待江雅歌,將問題推到方君容身上。

  一想到這里,刻骨的仇恨如同潮水一樣,幾乎要將她淹沒。直到生命盡頭,方君容都不明白,為什么他會對江雅歌比對自己女兒還好,為什么對她們母女兩那么無情?

  李忘津露出有些無奈的表情,似是縱容,“你們母女兩總是一個鼻孔出氣,我說不過你們。”

  李心筠有些得意地說道:“媽媽最疼我了。”

  李忘津說道:“那心筠能不能把**媽借給我幾分鐘,我有事和她說。”

  李心筠并非不懂事的人,她仿佛誤解了什么,沖著方君秀眨了眨眼,松開了手,腳步輕快地離開。遠遠的,她帶著笑意的聲音傳來,“我就不偷聽你們大人的秘密啦。”

  方君容心中卻十分清楚李忘津要同她說的話,不外乎就是想接江雅歌過來。這個時間點,也差不多了。

  等到女兒離開,李忘津才嘆了口氣,露出了有些憂郁的表情,“君容,你還記得雅歌那孩子嗎?”

  怎么可能忘記呢?

  方君容心中冷笑,語氣平靜,“那孩子的父母去年出車禍去世了吧。”

  “對,就是她。”李忘津眼中閃過痛苦,“我原本以為她爸媽雖然走了,但也給她留下了一些錢,她的日子應該難過不到哪里去。誰知道她親戚不是人,串聯她的奶奶,以長輩的名義把錢和房子都拿走了。”

  “他們不僅大學的學費都不留給她,還想給她說親,嫁給鄉下的老男人。她爸和我是舍友,我怎么可能眼睜睜看著她被欺負成這樣。所以我想把她接過來。”

  這些話和前世如出一轍。

  前世的種種,果然都不是夢啊。

  方君容的指甲幾乎要掐到掌心了。那時候的她同江雅歌父親也算有些交情,知道這事以后,心疼她的遭遇,毫不猶豫答應了。至于這輩子……

  “君容,你覺得呢?”

  或許是她沉默的時間太久,李忘津一貫從容的聲音多了難得一見的急切。

  方君容抬起頭,臉上的表情無懈可擊,眉毛微微皺起,仿佛也感同身受,“那孩子的確可憐。”

  她停頓了一下,繼續說道:“只是她無名無分地呆在家里,在外人眼中就是寄人籬下,到時候還不知道要受多少風言風語呢。”

  這話一出,李忘津果然遲疑了。

  方君容繼續道:“我看不如給她一個名分,讓她當咱們的女兒好了,這樣外人也不至于瞧不起她。”

  李忘津喜出望外,“君容,你果然是最善良最通情達理的人。”

  方君容只覺得諷刺。不知道的人,還以為江雅歌才是他的親生女兒呢,他對心筠就沒這么上心過。既然他把她當女兒一樣看待,她當然要成全他們了。反正到時候他們早就離婚了,分的也不是她的家產。

  她倒是想看看,在有了兄妹這一層名義關系以后,她那好兒子是否還會同江雅歌發展出一段纏綿悱惻的愛情。



掃碼加關注,看書不迷路

最新小說更多>

借你一生仰望

借你一生仰望

現代言情

閱讀
嫁給將軍后的種田日常

嫁給將軍后的種田日常

古代言情

閱讀
君門春深

君門春深

古代言情

閱讀
緝娶億萬小逃妻

緝娶億萬小逃妻

豪門總裁

閱讀
八零醫少嬌嬌妻

八零醫少嬌嬌妻

現代言情

閱讀
余生再不會有你

余生再不會有你

現代言情

閱讀
萬千星辰卻無你

萬千星辰卻無你

現代言情

閱讀
田園蜜寵,山里漢子撩妻忙

田園蜜寵,山里漢子撩妻忙

穿越重生

閱讀
甜蜜攻略冷總裁

甜蜜攻略冷總裁

豪門總裁

閱讀
洛顏卿軒轅羿小說

洛顏卿軒轅羿小說

古代言情

閱讀


本站所收錄所有玄幻小說、言情小說、都市小說及其他各類小說作品、小說資訊均屬個人行為,不代表本站立場。

Copyright ? 2017-2020 玖陸文學 All Rights Reserved

閩網文(2019)1497-097號 閩ICP備17012840號-5 站點地圖 閩公安網備號35020302000787

德甲联赛时间 江西十一选五杀码计划 买青海快三的台子 分析一只股票实例 青海快三开奖视频 股票大盘怎么看图解 上海体彩十一选五开奖走势图 股票怎么开户 香港最快开奖现场历史记录 陕西福彩快乐十分玩法 云南快乐十分开奖视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