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首頁 > 書庫 > 相府美人

相府美人

來源:晉江文學城    主角:謝云苔,蘇銜

小說簡介:

  坊間盛傳奸相蘇銜不僅心狠手辣,還有許多怪癖。比如:愛看美女穿紅衣跳舞、穿綠衣沏茶,穿白衣研墨、穿藍衣隨他外出。一旦出錯,死無全尸。-謝云苔一度以為自己能討他歡心是因為她一直在兢兢業業地迎合他這些怪癖,狗腿得爐火純青。直到他有一天告訴她:“是因為你竟然信這些,還真的一天換好幾套衣服,太好笑了,我想看看你能堅持到什么時候?!?

在線閱讀

掃一掃二維碼 或者
關注微信公眾號:奇跡小說
回復:相府美人 閱讀全文

精彩章節試讀

  臘月,京中無風,也沒下雪。街道上行人不多,靜悄悄的巷子里只有幾株枯樹光禿禿地靜立著。

  紅墻綠瓦的豪闊大宅在冬日里也顯出幾許蕭條,直至一輛車廂雕鏤精致的馬車駛入巷口,府里才有了些許動靜。

  “回來了,公子回來了!”守在門邊的小廝竄進府里去報信。

  “公子回來了!”喊聲傳進書房隔壁的小院中,謝云苔坐在妝奩前怔了怔,長吁出一口氣。

  該來的還是來了。

  小半個月前,丞相府的官家周穆去萬牙婆那里為府里挑人,那日謝云苔也剛到萬牙婆處。彼時她的父親已被人扣為人質半個多月了,據說還帶著傷,她救父心切,見周穆的打扮該是達官顯貴家的人便沖了出去,求周穆買了她,當牛做馬她都愿意。

  她需要賣個高價,除此之外,選定周穆也有點別的打算——她知道自己長了一張怎樣的臉,十二歲之后父母就不讓她自己出門了,怕她出事。饒是這樣,在嘉縣一地她還是盛名在外,甚至有讀書人為她讀書寫詩。

  這樣的一張臉,出來賣身自是難以自保,可她還是想賭一把,在換得錢財之余為自己多博一線機會。所以她路上便已盤算好了,若有機會,便要進一等一的富貴人家,這樣的府中婢女多,主家亦見過世面,沒準兒就根本看不上她呢。

  若是那樣,她便可安安穩穩地當差,好好攢錢,等到能為自己贖身那天她就好好地出府,嫁給她的頤哥哥。

  她知道這樣的機會小之又小,萬千打算也不過不甘心的一試??绅埵橇系阶约菏藎九會賭輸,她也沒料到輸得這么離譜——她來的這個地方,竟是大恒當今丞相蘇銜的府邸。

  而堂堂丞相府中,竟只有她只有一個婢女。

  準確些說,是五十歲以下的婢女只有她一個,除她之外還有兩個五六十歲的年長嬤嬤,與周穆一起打理府中之事,其他的下人就都是小廝了,偌大的府中再見不到半個女子的身影。

  謝云苔三個月前才剛及笄,經過的事少,卻不是傻子。這樣的情形她心里清楚,自己想清清白白地走出這道府門大抵是不可能的,倒很有可能連活著走出去都難——因為當今丞相實在是個怪人,行事之狠戾、喜怒之無常,街頭坊間交口相傳。

  理好發髻,謝云苔自妝臺前起身,一步步向外走去,心中已頗有幾分赴死般的決絕。

  沿著小道向西走了一段,又往南一折,她遙遙看到隔了兩道大門的地方,一道身影正大步而來。

  這道身影與她所想不同,她以為位在丞相的人少說也要五六十歲才是,他卻二十出頭的樣子。這氣質與她想象里浸*官場之人亦大相徑庭,身姿頎長俊挺,穿著一襲淡青色的直裾,這般遠遠看著莫名有股仙氣。年近半百的管家周穆其實也是氣度不一般的人了,跟在他身邊卻就這樣盡然失了光澤,謝云苔好生怔了一怔,才注意到周穆原來隨在身邊。

  很快,來者邁過了離得遠些的那道門,不多時又邁過了謝云苔面前這道。謝云苔垂眸福身,道了聲:“公子萬福。”

  淡青色的身影在她面前稍停,謝云苔低眉順眼,盡量做出乖順姿態,下一瞬,下頜猛被挑起。

  謝云苔身形一顫,無可避免地對上他的臉,驀然窒息。

  這是張她形容不出也想象不到的臉,說眉目疏朗、說面容清逸那都不假,又都不盡然。一雙眼角微微上挑的眼眸深如寒潭,含著幾分玩味正打量她,在她漸漸察覺到那股玩味的時候……忽而感覺他身上那不是仙氣,是妖氣!

  是了,是妖氣,他長得好生妖異。她在家中閑讀話本,常讀到美貌的女狐妖,卻不曾讀過男狐妖。這一瞬里她看著他,卻覺得若世間有男狐妖,那就該是這個樣子的!

  一息之后,“狐妖”松開了她的下頜,輕咂了聲:“名字。”

  謝云苔再度低下頭,定住心神:“奴婢雙字云苔。”

  蘇銜皺了下眉:“姓呢?”

  “……姓謝。”謝云苔回道。只是簡單的一問一答而已,不知為何她便越來越慌了,許是因為坊間那些關于他的傳言吧。

  很快,她察覺到他的視線重新定在她面上,帶著幾許狐疑:“及笄了嗎?”

  “及笄了的……”謝云苔小聲回道,“奴婢生辰在中秋,及笄有三個多月了。”

  言畢,她聽到一聲散漫的“哦”。他旋即又繼續向前走去,周穆多停了停,低聲吩咐她去備茶。謝云苔忙應下,蹭著墻根先一步往書房趕去,去備蘇銜喜歡喝的茶。

  蘇銜淡看著這小小的背影走遠,周穆試探道:“這姑娘比阿致生得還美些吧?”

  阿致是府里的上一個通房,也是先前最美的一個。標致的江南美人兒,還彈得一手好琴。

  蘇銜嘖聲反問:“美有什么用啊?”

  阿致現下正被看押著,聽候發落。

  周穆忙改口:“是,阿致眼皮子太淺了。杭州詹家才給了她一百兩黃金她就被說動了,真是……”

  蘇銜在朝堂上樹敵頗多,不少政敵都愛往他府里塞人探聽事情。察覺這一點后,蘇銜便頗有興致地往身邊添了通房,借貪戀美色之名,行守株待兔之實。過去的一年多里,他身邊的人前前后后換了八個,其中兩個進來時就有問題,另外六個則是入府后被人重金買通。蘇銜喜歡這樣戲弄對手的游戲,尤其愛在知悉她們的身份后散些假消息出去。

  不過她們背后的主子若是分量太輕就沒什么意思了,這回的阿致就是這樣。區區杭州詹家,不值得堂堂丞相與他們斗智斗勇。

  是以在去書房之前,蘇銜先去了阿致院子里。

  阿致是在他月余前離京時曾想潛入他房里偷些信件,被周穆直接按下來的,之后就都被關在院中,已軟禁了一個多月。人贓并獲的罪過,阿致連頭都不敢抬,見了蘇銜就瑟縮地跪著,也不敢吭氣兒。

  蘇銜意興闌珊地打量她。她已按周穆吩咐的換回了入府那日的打扮,一身粗布制的藏青色交領襦裙,頭上簪著一支簡陋的銀釵。

  依照蘇銜定下的規矩,她沒惹出什么大事,就可以怎么來的怎么離開。若蘇銜日后要治詹家,與她沒什么關系;若詹家恨她將事情敗露要治她,與蘇銜也沒什么關系。

  但視線下移,蘇銜盯住了她的手。

  尤善琴技蔥白的纖指上還有一枚翠綠的玉環,上好的成色,不是她入府那天戴來的。

  蘇銜淡聲提醒:“戒指。”

  阿致猛地抬起頭,一瞬之間已淚眼婆娑:“公子……這是奴婢與公子初見那日公子賞的,奴婢想留個念想。”

  蘇銜眸光微瞇,眼中的那份意興闌珊已化作嫌棄:“蠢貨。”

  這個時候了,還要做出一份深情的樣子來博他的同情,蠢得讓人頭疼。

  不再多言一字,他提步離開。在他邁出院門的同時,一道黑影竄入院中,一把捂住阿致的嘴。阿致杏目圓睜,想要掙扎,卻連一聲嗚咽也發不出來。

  書房隔壁的小院里,謝云苔小心翼翼地將茶烹好,再將茶晾至蘇銜喜歡的七分熱。

  趁著晾茶的工夫,她正好匆匆更衣,將身上依稀橙色衣裙換成碧綠的,以便一會兒去上茶。

  府里的下人說,蘇大丞相從前的某一位通房是因為穿錯衣服死的。

  推**門,謝云苔眼觀鼻、鼻觀心地端著托茶盞步入書房,將茶盞放到蘇銜手邊,又執起墨錠,安安靜靜地研起墨來。

  他為什么愛看她們穿綠衣奉茶呢?她們穿什么與茶有什么關系?

  謝云苔胡思亂想,目光一挪,驀地瞳孔顫抖,手中玄霜滑落,雙腿打軟地跌跪在地。

  ——在蘇銜的案頭,離硯臺不過幾寸的地方放著一截手指。

  那手指纖長蔥白,該是女孩子的手指。斷口處沾著血跡,略微往上一點的地方套著一枚質地上乘的碧色玉環。

  謝云苔周身戰栗,胸中一顆心擊得咚咚直響,反胃感被這心跳激起,一陣陣地向上蔓延。

  短暫的安寂之后,衣袍的摩挲聲響起來。明明微不可尋,卻引得她又一陣輕顫。

  她覺得這聲音好像毒蛇吐信。

  “這么害怕嗎?”蘇銜聲音里透著饒有興味的味道。

  沒有等她作答,他就又說:“手指而已,你也有啊。”

  接著,一道綠光自眼前滑下,落在她伏在地上的柔軟廣袖上。

  “賞你了。”

  是那枚玉戒指。沾著血跡,在她袖上染出點點污色。

  謝云苔僵住,目光所及之處,色澤柔和綠色的衣裙和碧玉戒指都莫名變得刺眼,讓她避之不及。

  然后,她聽到一聲懶懶的哈欠聲:“知道她犯了什么錯嗎?”

  謝云苔幾乎要哭出來:“奴婢……奴婢不知道……”

  “哈哈。”她聽到短促的笑音,余光中人影一動,她下意識地抬眸,蘇銜正伸了個懶腰,大長腿無所顧忌地翹上桌面。

  下一瞬,他也看過來,她不及躲閃,二人視線相接。

  他眼眸微瞇,居高臨下地打量著她的一身碧色:“誰讓她不穿白衣研墨。”



掃碼加關注,看書不迷路

最新小說更多>

快穿女配艷光四射

快穿女配艷光四射

穿越重生

閱讀
你入戲太深了

你入戲太深了

現代言情

閱讀
蒼山負雪君不知

蒼山負雪君不知

古代言情

閱讀
白月光她六歲了

白月光她六歲了

現代言情

閱讀
借你一生仰望

借你一生仰望

現代言情

閱讀
嫁給將軍后的種田日常

嫁給將軍后的種田日常

古代言情

閱讀
君門春深

君門春深

古代言情

閱讀
緝娶億萬小逃妻

緝娶億萬小逃妻

豪門總裁

閱讀
八零醫少嬌嬌妻

八零醫少嬌嬌妻

現代言情

閱讀
余生再不會有你

余生再不會有你

現代言情

閱讀


本站所收錄所有玄幻小說、言情小說、都市小說及其他各類小說作品、小說資訊均屬個人行為,不代表本站立場。

Copyright ? 2017-2020 玖陸文學 All Rights Reserved

閩網文(2019)1497-097號 閩ICP備17012840號-5 站點地圖 閩公安網備號35020302000787

德甲联赛时间 吉林十一选五技巧 股票配资温州 中彩双色球综合分布图 内蒙体彩11先5开奖号码 山东十一选五网上购彩 排列七app 青海西宁快3开奖 吉林快3交流群 为什么开盘前股价会变 好运彩是个什么平台